当前位置: 首页 专家 西安设计大讲堂【第34期】|传统手工精神的现代诠释
西安设计大讲堂【第34期】|传统手工精神的现代诠释
来源: 暂无
日期: 暂无
阅读量: 2396

许平,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第七届设计学科评议组召集人。曾任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院长、中央美术学院奥利匹克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央美术学院设计文化与政策研究所所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工业设计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常务理事等。先后主持完成《关于北京市加强设计创意人才政策的调研报告》《DRC-北京工业设计资源协作中心方案研究》《中国工业设计产业发展政策研究》等项目,出版《中国工业设计全书》《馈赠礼俗》《视野与边界》《造物之门》等作品。


许平.jpg


西安作为十三朝古都,历史文化悠久、科教资源丰富,是传统手工艺积累和传承的要塞,更是现代化工业设计的重镇。对西安来讲,如何将传统手工精神和现代设计结合?这是摆在我们每个中国设计师面前的一个沉甸甸的话题。


鸳鸯莲瓣纹金碗.jpg

图上这是陕西省历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鸳鸯莲瓣纹金碗”,唐代最典型的手工制品代表,这只碗上的鸳鸯纹、连珠纹、连瓣纹折射出大唐文化包罗万象的多样性,这只碗是特定年代最高生产力的代表,体现了人类的最高成就——智慧,在当今这个时代它的价值尤其珍贵,同时它还是世界文化的创造、激活、弘扬的感知力和文化再生力的精华,相信这只碗经历过多个朝代的文化传承、延续和再生才流传到今天。


设计师张雷所设计.jpg

这个椅子是浙江设计师张雷设计的,曾参加过英国设计博物馆展览,这是一件非常出色的作品。这把椅子是现代作品,但其结构里面包含了非常多的中国传统手工痕迹,它通过中国传统手工艺,传统想象力,结合现代设计理念加工而成,它含有一种贯穿始终的精神,这种精神包含传统和现代的对话、技术和艺术的对话、人文和科技的对话。


一种文化再生关系的链接与解读.jpg


当今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着巨大变化,我们对这个时代的手工传统生产方式和现代设计国产化再生关系的复杂性认识还远远不够。如图,把创意作为开展创造性工作的起点,那么横向和纵向上面会牵扯到两组最基本的关系,即思维和表达、工具和材质,任何创意都会在这样一个基本逻辑关系下展开。

基于这样一个逻辑,将它和现代设计结合就会得到一个非常严谨且对称发展的关系链:以设计为中心(对应创意),纵向两端是设计方法和设计技术;横向两端则延伸出进一步的内涵——创意和物化。通过设计,物化以后体现出的精神和物质性的内涵,这些内涵随着现代设计的发展,会延伸出各种各样的子项,体现了设计过程的复杂性。这个逻辑缺了一个重要环节:工艺美术。它的中间位置是工艺,纵向两端是经验和技巧,横向两端是意匠和加工。

我们把这三个框架:创意框架、手工艺框架和设计框架,组成一个彼此逻辑上相关联的整体,中间部分叫“物物”,这个词来自庄子,语出《庄子·外篇·山木第二十》。“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邪!此神农、黄帝之法则也”。这里的物有两个概念:第一个物是一个动词,后面一个物是名词,这句话可以理解为:驾驭这个物,而不固于这个物,不为这个物所驾驭,你既要成材,又不要被材的概念牵累。“物物”这个词,放在手工和设计之间,我想表达如何创造一种能主动驾驭万物,而不被一个概念或者某种现象所牵扯而困于其中。


阶段.jpg


今天的设计正在经历这样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设计赋形,简单的定义就是通过造物的手段,将未知的想象转为有形的现实。无论你是画家、建筑家还是雕塑家,把你脑海里面想象的说不清楚的事情通过有形的方式表达出来,这就是塑形的能力。传统手工劳动,包含丰富的想象,塑形的功能和造型的能力;第二阶段:设计赋能,就是通过产业技术,将不断增长的物质需求转化为强大文化功能的设计,从新艺术运动到包豪斯,把简单粗糙的工业设计,拓展到可以表达,可以描述、可以渲染、可以改动,转变为优雅永远保持魅力的作品,这个过程便是赋能的过程,这也是现代设计的最主要的功能之一;第三阶段:设计赋联,它的特点就是各种设计共存,满足不同层次的经济和生活发展需要。即通过万物互联方式,融合贯通,实现自然间的万物契合,是促进人人、人物、物物之间多维联合的重要工具,并与设计赋形、赋能同时存在。设计赋联最大的贡献是解放了人们彼此隔断的枷锁,回到文明的原点寻求文化的再生。

微信图片_20200728110728.jpg

手工经验包含古老的人类智慧和时代珍藏的现场记忆,对现代人而言,比手工智慧更加可贵的是人类造物活动中无可替代的主体性,这种主体性的精神气质构成了文化再生创造的强大动力和思想的升华。

关于匠人的话题特别热,日本秋山利辉的《匠人精神,一流人才育成30条法则》一书中说:“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人,而且是能感动别人的人。把你的学生培养成感动别人的人,这是弥补工业生产时代里面缺乏社会互动的短板”。

什么叫感动别人?其实就是体现人对造物的主动把握能力,体现人的价值能力。美国理查德·桑内特在《匠人》一书中说,他认为的匠人精神具备以下三条内核:第一,因公共性生产身份而自豪意识。这是人的主体性,为什么手工艺人对自己从事的手工劳动乐此不疲,因为它作为公共性的生产,不光是为自己,还为大众;第二,隐蔽性知识传授和分享的乐趣。每个手工艺人,都有自己拿手的绝活,掌握了一般人难以掌握、难以察觉的那种专门的技艺甚至秘诀,使人享受手工生产记忆世世代代传承的乐趣;第三,因完美性执着而人格化的职业精神。二战期间,有一个经历过纳粹集中营生活的意大利作家描写集中营里一批手艺人的片段,他说,所有集中营的手艺人都对法西斯仇恨,但他们给法西斯做事情的时候却一丝不苟,即便是私下里再三强调不这么做,人格化的职业精神让他们一出手只会做的更加极致。

微信图片_20200728110732.jpg

工匠精神的核心是体现人的劳动价值的主体性,一种锲而不舍的主动驾驭精神,就是物物的境界,劳动者个体,从被动的劳动,进一步沦为无意识消费工具的当下,体现独立、自主人性尊严的主体性,更体现它的价值。

批量化生产的技术被认为是工业时代最高水准,福特时代的一辆车,在当年是最高劳动价值的体现,但是在今天可能只值一把手工打造的壶的价值,因为今天我们已经认识到机械价值和人工价值是无法比的,机器并不能完全取代劳动的价值。在后福特时代的今天,身体劳动正从受制于剥削体质反转,变成我们的生物政治斗争场地。在今天,身体劳动和政治行动更容易结合,这种独奏式的劳动或者非物质劳动,更接近于政治家的劳动。独奏式手工艺人具有了明星般的魅力效应,他们可以获得堪比政治家的社会关注与认同,唤起更从容饱满的文化自信,成为一种塑造品质生活的代表性力量。



还可以输入 个字
表情
    加载更多